张天爱: 鼓风机一开 感觉就来了

  正在热播的古装武侠剧《雪中悍刀行》一方面因为打戏故弄玄虚、角色慢动作过多等问题被观众挑刺,豆瓣评分跌破及格线;另一方面又因性格饱满、人设讨喜的剧中人物频频出圈,被观众喜爱。有人爱上了聪明绝顶的徐凤年,有人爱上了俏皮可人的姜泥,还有人爱上了孤高冷艳的南宫仆射。要知道,在首播集就空降出场解救徐凤年于危难的南宫仆射,不仅是身怀“十九停”至强杀招的江湖剑客,还是胭脂榜排名首位的天下第一美人。

  饰演南宫仆射的张天爱已经出演过不少巾帼英雄:《我和我的父辈》里掩护军民撤离的英烈家属大春子,《和平之舟》里救死扶伤的军医路阳,《阿麦从军》里的傲骨女将军阿麦。不过,张天爱从未踏足过武侠江湖,饰演南宫仆射着实是一次挑战。近日,她在接受羊城晚报等媒体的采访时表示:“我专门去练了江湖儿女的眼神。”

  《雪中悍刀行》改编自同名小说,讲述“天下第一纨绔”徐凤年(张若昀饰)在父亲徐骁的安排下初进江湖,游历三年归来后苦学武艺,率丫鬟姜泥、剑仙李淳罡等护卫二进江湖,最终历练成为北椋王接班人的故事。作为小说里的高人气角色,南宫仆射是徐凤年的知己,自带不少“原著粉”。而在看完剧本后,张天爱也“粉”上了南宫仆射,决定接下这个角色。

  张天爱坦言,出演IP剧需要非常大的勇气,还需要努力支撑角色,更多的挑战在于前期的准备工作:“毕竟角色本身有很多原著粉,一方面要克服心理压力,另一方面要做好分析角色的功课,无论是造型还是性格,都尽量去还原。”从小爱看武侠电影、武侠小说的经历,给张天爱提供了不少灵感:“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,在出演角色的时候,我把自己放在江湖中,想象自己是江湖儿女。”

  南宫仆射的外号叫“白狐儿脸”。原著如此形容她:“身段修长,一袭白袍,黛眉如画,丹凤眼桃花眸,狭长而妩媚,肤白如玉,标准的美人瓜子脸,俊美非凡,不似人间俗物。”首次出场的南宫仆射,着一袭白衣、戴一顶笠帽、跨两把宝刀,侠客英气扑面而来。

  张天爱回忆起大费周章的定妆过程,连头上戴的斗笠都试了一款又一款。性格方面,南宫仆射沉默寡言,喜怒不形于色,张天爱把不少精力放在“眼技”上:“我专门去练了江湖儿女的眼神,也是观众现在能看到的那种‘回眸’的感觉。”

  南宫仆射配有双刀“绣冬”和“春雷”。原著中,绣冬刀长三尺二寸,重十斤九两;春雷刀长二尺四寸,重一斤三两。两把重量级的宝刀给张天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:“那两把刀特别重,有时候,香港龙坛分析我一只手丢给张若昀,他都拿不住。”

  在2018年播出的都市爱情剧《爱情进化论》中,为人和善的鹿飞(张若昀饰)和性格强势的艾若曼(张天爱饰)兜兜转转15年后,认清了彼此的感情。三年过去,在《雪中悍刀行》中,徐凤年和南宫仆射也是性格互补的知己。

  这对知己的重头戏是除夕守岁喝酒攀谈。张天爱回忆道,当时现场氛围感很强,两个知己把酒言欢,透出隐隐的江湖气,不由引人感叹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”。

  “酒壶里面放的都是水,喝了好多好多壶,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喝酒,那种感觉大概就是江湖。”为了完成这场戏,张天爱那天不停地跑厕所,“这是我印象特别深的一件事”。

  戏里,南宫仆射是冷峻寡言的“高冷”侠女;戏外,张天爱营造出了反差萌的欢乐氛围。张天爱也在追《雪中悍刀行》。剧中,南宫仆射在听潮亭读书时,满屏“你要考研”弹幕飘过,把张天爱给逗乐了。她还在微博发布了南宫仆射的“学习”场景表情包,并配文“知识就是力量!多读书,永远不会输”。有网友互动:“祝南宫上岸成功。”

  张天爱也更新微博,延续自己的鼓风机“情结”:“去现场的第一天,我就很开心,因为看到给我准备的鼓风机——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吹过鼓风机了。”张天爱回忆,上次吹鼓风机还是拍摄《太子妃升职记》的时候,“鼓风机一开,感觉就来了,整个人瞬间变得都不一样了”。

  从饰演《太子妃升职记》中女儿身、男人心的张芃芃,到饰演《雪中悍刀行》中雌雄难辨的南宫仆射,张天爱解读自己的表演重点:“张芃芃侧重于从男性外表变为女性外表的过程,要表达出尽量隐藏但又不太适应的特点;南宫仆射是情感很少外露,但有自己内心‘小九九’的人,我会通过一些微表情去丰富这个人物。比如,在听潮亭看到徐骁打开密道的一瞬间,南宫仆射会露出偷笑表情,多了几分可爱。”

  “这几年,我是有一点点成长了。面对角色,我考虑的方向和方法更多。我希望张天爱是可以突破自己的,这个突破并不是说一定要突破当年的《太子妃升职记》,而是突破我的内心,不断战胜自己。”在张天爱看来,自己饰演的每个角色都有意义:“大春子、路阳意味着更多的使命感,肩负家国情怀和大国精神;而阿麦和南宫身上则背负着不同的使命和人生计划。”

  张天爱给自己今年的表现打了70分,她表示自己提升很大:“我从《我和我的父辈》中学会骑马,在《和平之舟》中接触了大量的医学知识,拍《阿麦从军》学了不少后唐时期的礼仪,都还蛮有趣的。”张天爱表示,未来希望能够接触到更多深度刻画人性的剧本,“想在深挖角色的过程中进一步扩展表演空间”。

  不久前,张天爱完成了电视剧《阿麦从军》的拍摄。她坦言,自己跟“阿麦”已经是老朋友了,看过原著,而且前年才拍摄了电影版《阿麦从军》电影。谈及角色,张天爱透露:“阿麦这个人物很外向、可爱,导演说我在阿麦的片场特别像一只金丝猴,能够跟大家打成一片。但我本人没有阿麦那么顽强,拍了三个多月,觉得体力已经快透支了。”

  不拍戏的时候会干什么?张天爱直言,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煲电话粥:“跟闺蜜、朋友、家人打电话,而且每次打电话起码要一两个小时。我感觉只要一收工就在不停地打电话,而且永远打不完。”

  谈及明年的规划,张天爱笑道:“我得先去一趟经纪人的办公室,看看办公桌上明年的KPI都写了什么。”